夫妻同为"地下党"抗日寇 巧妙设法救乡亲

老照片:于秀华的青年时代。

  “我的父亲于秀华,1922年8月14日生于天津蓟县五百户乡七百村。青年时期随亲属入东北满洲国的长春闯荡,看到中国被日本奴役,怀着国恨家仇,舍生忘死,毅然回老家参加革命,投身于抗日战争。”在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工会工作的于宝金,向我们讲述他父亲的抗日经历,仿佛一起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1942年10月,年仅20岁的于秀华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任民兵队长,为地下党组织传递情报。为方便交通情报站工作,便于在两个村子来往,于秀华认邻村的一位大妈为“干妈”,进行信息结转,以掩人耳目。

  每当鬼子来扫荡,于秀华负责给村民通风报信,然后组织大家藏粮食、衣服,再带领村民都躲到山上。1942年的冬天,日本鬼子进行扫荡,把三个村子的村民都围困在一个村子里要进行屠杀。于秀华着急想把消息向外传递,但无法脱身。临近傍晚的时候,他灵机一动说:“让我出去,我能给你们担水做饭。”开始时日伪军不同意。于秀华从围困人群中借来两块“袁大头”给了他们才答应。第二次担水时,于秀华借着夜色逃离,向党组织报告了日军围村行动,为营救三个村的村民群众赢得了时机。

仇广云老人展示他们最早的合影照片。

英雄夫妇于秀华、仇广云抗战胜利60周年合影。

  于秀华带领部队回返时与日军进行了交锋,由于当时日军的人数不多,老百姓在八路军的带领和组织下,用了许多土办法,把敌人吓跑了,群众被解救了。但为了掩护群众彻底脱险,于秀华单枪匹马把敌人引向群众逃离的反方向,导致醒过神来的敌人朝着他骑马扬尘的方向直追。在山坡拐角处,他把身上皮文件夹里的文件取出,皮文件夹挂于马鞍,向枣红马狠狠抽了一鞭,宝马飞奔而去。

  于秀华下了马独自上山,自知凶多吉少,他先将文件焚烧,天色已晚,面对火光,大义凌然,从山的另一侧下山,但天无绝人之路,冒死下山的于秀华居然没有撞到敌人,转危为安。

  “当时,父亲是共产党员家里人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很少干地里的活儿,常常背着粪筐出去,其实是给八路军送情报呢。”于宝金很自豪地说,“八路军打入敌人据点时,父亲还给他们送过小米饭。”

  有趣的是,于宝金的母亲仇广云与父亲是娃娃亲,1943年春节前结婚,但双方却都不知道彼此的党员身份,直到日本投降后,才道出了双方的秘密。由于连年征战,父母长期分离,直到1947年,一家人才得以团聚。

  仇广云自小就认为与八路军是一家人。她十二三岁的时候,家里跑来了一个八路军,日本兵正在追他,家里人给他穿上了老太太的衣裳,戴上了老太太的帽子,鬼子没发现。然而鬼子找不着八路,差点把仇广云的母亲杀了。仇广云的叔叔是共产党员,因为暴露了身份,后来被鬼子杀害了。亲人的不幸遭遇,加深了对日本鬼子的仇恨,仇广云心想:“一定要把日本侵略者赶回老家去!”1943年,她加入了共产党,后担任“地下党”党支部的组织委员,妇女队长。她平时带领姐妹们给前线军队做鞋、做袜子,有时就组织大家上街游行,高呼“打到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来了,就带领村民躲藏。

  当时,除了发展仇广云入党的大姐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她是党员。兵荒马乱的,家人见她总是出门,就拦她,仇广云就假装出去挖野菜,为八路军送取情报。仇广云还亲手救过八路军,有一年,一个八路军伤员跑到她们家,仇广云和支部书记套牛车把他藏到了豆子地里,等到鬼子走了,又把他安全转送走。

  在盘锦市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昔日的抗战夫妻戴上了大红花,他们忍不住落了泪。仇广云老人说:“我们结婚也没戴上大红花,共产党没有忘记我们啊!现在的年轻人一定要珍惜好日子,过去的日子多苦啊,现在多幸福啊!”

  2015年6月24日,于秀华老人于因病离世,享年93岁,但他的抗战经历是宝贵的历史财富。仇广云老人也已经89岁高龄了,采访过程中,她手里拿着老伴的照片,激动地说:“他永远是我最钦佩的战友和亲人!”(盘锦文明网 胡爽 张美宁)

 

  声明:本栏目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文明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

我们尊崇的就是你!

—— 献给中华民族抗日的英雄们

  从懵懂的孩提时期就知道了你
  你的形象就是小人书、连环画和露天电影片上那样高大无比
  英雄的字眼,从此在我的心头挥抹不去
  故事中你的每一个情节,都成了我们童年模仿的游戏
  穿梭在大街小巷,抓汉奸、打鬼子,玩一个痛快淋漓
  模仿小兵张嘎顶着一支荷叶,拿着一支木头手枪,一头扎进清亮亮的白洋淀水里,去体味你们当年在老区流传的事迹
  光着小屁股和“胖墩”摔跤,只为了把胖子摔倒,哪顾得上一身水和一身的黑泥 
  谁家的门前挂一块“光荣军属”的牌子,他家的孩子在我们中间就有无上的牛气 
  谁要是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啊,在我们的眼里那是最奢侈的宝贝最神圣最珍奇 
  我们幸福着大眼睛“潘冬子”的幸福,我们勇敢着“两个小八路”的勇敢,我们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小块“根据地” 
  小的时候,不懂思考,只会崇拜,总觉得戴上一顶大人的帽子扎上一根大人的皮带,就扮演了你,就成为了你 
  英雄啊,你是我幼小心灵中的至爱! 
  英雄啊,你赋予我茁壮成长的真正涵义!
——作者:佚名 选自《中国大学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