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斗四闯鬼门关 中弹后不知血染军衣

抗战老兵王启超。

这些曾经的荣誉对于王启超老人来说异常珍贵。

  在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万佛湖镇街道的一处普通居民老宅,笔者见到了现年96岁高龄的抗战老兵王启超。得知来意,老人从座椅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紧紧握住记者的双手。眼前的老人,显得非常平和。谁能想到,这张如此慈祥平和的面容下,隐藏着怎样惊心动魄的传奇:70多年前,在抗日战场上,他与日本侵略者大小交战了百余次,右腿被子弹贯穿,先后4次闯过了鬼门关,一腔热血染红了战袍。

  细细回忆往事,王启超老人眼眶里泛起泪花:“在抗日杀敌的战场上,脑袋其实是别在裤腰带上的。身边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也让我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

  “我是1938年10月入的伍,那年十九岁。家里共有三个兄弟,必须要出一个壮丁去参军,我舍不得亲兄弟上战场,自己就主动要求去了,在当地的地炮连当文书。”王启超向记者介绍,他初中毕业后就直接参军,当年11月就上了战场,那是自己参军后抗日的第一仗。部队与日军激战时,日军已打到霍山漫水河镇,他们与日军打得非常惨烈,双方伤亡都很惨重,死尸成山,血流成河。河道里漂的都是日本士兵的尸体。

  “我和战友临时学了几句日语,就跑去前线喊话让他们投降。”王启超老人说到这里,不禁坐直了身板,他思路清晰,所经历过的大小战争至今还历历在目,并清楚地喊出了当时学的几句日语:“放下武器,优待战俘。”1938年12月,经过漫水河的激战,部队伤亡惨重,战斗非常激烈,绝大多数战友都是在战争中牺牲了。

  随后,王启超所在的地炮连去毛坦厂镇进行休整,正好遇上黄埔军校第七分校招考学生。由于他成绩优异,表现出色,通过推荐和层层考核,最终被西安以南四十里的王曲镇的黄埔军校第七分校录取,入校时并被编入第十七期学员。

  由于当时黄埔军校的教学非常严格。对新入伍的学员先要培训六个月,合格后才能进行第一期军官教育,六个月后考核再合格后才能进入第二军官区,继续为期六个月的学习。通过这三个阶段后,还要进行系统的战术训练,野战演习,实弹射击,综合演练等科目考核。

  1942年7月,王启超从黄埔军校毕业,正值抗日战争的关键时期。他与17名战友被派遣到国军第一军第一师征一旅步兵第一团,担任见习排长,走上了指挥并带领部队进行抗日作战的任务。采访中,王启超老人说起自己参加武汉抗战的一次战斗中,情绪显得格外激动。“日本鬼子每天都要安排四五百架飞机,对我们地面进行轰炸,由于我们装备落后,只能用高射炮、高机枪打,我们团2000多名战友,最后只幸存几十人,我是连队唯一幸存者。”说到这时,王启超老人的眼角有些湿润。

  “能活下来,我就很开心了,只要每天能有粗茶淡饭,我就知足了。”王启超说,他在抗日战斗中,走出了一道道“鬼门关”。

  一次战斗突围,小日本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大腿。当时由于抗日战斗打得激烈,他顾不得退下战场休整治疗,持续与日本军展开殊死较量。战斗结束后,他发现鲜血早已染红了军衣。王启超老人说,那场战役他还经历了四次危险。“子弹穿过我的鞋头,没有伤到脚;子弹把我后背的雨伞打成两段,我也没有受伤;冬天的时候穿着大衣战斗,子弹只是擦破了大衣角都没有受伤,还有一次炮弹打过来,驮弹药的骡子都打死了,我在旁边逃过一劫,这四次我都差点丧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已是少校营长的王启超正在组织部队休整,突闻山下传来震耳欲聋的口号声:“鬼子投降啦!”、“我们胜利啦!”、“抗战胜利万岁!”。这一夜,王启超和战友一道,他们在营地点起了篝火,兴奋得一夜未眠。(六安文明网 程传军)

 

  声明:本栏目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文明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

我们尊崇的就是你!

—— 献给中华民族抗日的英雄们

  从懵懂的孩提时期就知道了你
  你的形象就是小人书、连环画和露天电影片上那样高大无比
  英雄的字眼,从此在我的心头挥抹不去
  故事中你的每一个情节,都成了我们童年模仿的游戏
  穿梭在大街小巷,抓汉奸、打鬼子,玩一个痛快淋漓
  模仿小兵张嘎顶着一支荷叶,拿着一支木头手枪,一头扎进清亮亮的白洋淀水里,去体味你们当年在老区流传的事迹
  光着小屁股和“胖墩”摔跤,只为了把胖子摔倒,哪顾得上一身水和一身的黑泥 
  谁家的门前挂一块“光荣军属”的牌子,他家的孩子在我们中间就有无上的牛气 
  谁要是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啊,在我们的眼里那是最奢侈的宝贝最神圣最珍奇 
  我们幸福着大眼睛“潘冬子”的幸福,我们勇敢着“两个小八路”的勇敢,我们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小块“根据地” 
  小的时候,不懂思考,只会崇拜,总觉得戴上一顶大人的帽子扎上一根大人的皮带,就扮演了你,就成为了你 
  英雄啊,你是我幼小心灵中的至爱! 
  英雄啊,你赋予我茁壮成长的真正涵义!
——作者:佚名 选自《中国大学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