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都江堰市柳街镇:传统薅秧歌带火乡村旅游

发表时间:2018-04-02 09:38:00    来源:四川日报

柳街薅秧歌。 成都市文广新局供图

  “乡亲们,攒劲点哦!今年的新闻多又多,政策好哦大家笑呵呵,国家的政策硬是好,票子天天在银行头捞……”3月29日下午,都江堰市柳街镇一处茶坊传来阵阵洪亮的薅秧歌,这是柳街柳风农民诗社的开会现场。再过两个月,一年一度的中国田园诗歌节就将在柳街举行,将再现秧田里百人齐唱薅秧歌的场景。

  薅秧歌,原本是农人在田间薅秧锄草时,为解除疲乏即兴现编现唱的一种原生态歌曲。在近几十年来,这种来源于农耕的非遗已濒临消失。柳街近年推出薅秧歌节,不仅让非遗得以传承,乡村旅游也得以兴起。

  数百年薅秧歌险失传

  地处成都平原的都江堰柳街,每年6月秧苗疯长时,农人便以秧耙为工具,在烈日炎炎的水田中锄草。63岁的柳风农民诗社社长邱岗说,薅秧动作单调,秧田里的劳作又极不方便中途休息。为缓解劳作之苦,这种民歌体的薅秧歌,便在劳动中由农人们即兴吼了出来。

  柳街七里坝、邬家坝,是当地两个较大的平坝,柳街薅秧歌,便在大约300多年前诞生于此。邱岗还记得几十年前薅秧时的盛况。一望无际的农田中,随着领头农人的一句“出工啰!”农人们提着竹竿、戴着草帽,三三两两走向田间,“最多的时候可达上百人。”此时,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便都成农人们现编现唱的素材。感叹薅秧之苦时他们唱“月儿弯弯照九州,我们薅秧在田头。日晒雨淋难消受,一年到头磨到头。”要催收工时,就可听见“太阳落山又落坡,薅秧站在烂泥中。肚子饿来巴骨头,主人还不喊收工。”年轻人也会高歌,“情妹穿双绣花鞋,轻风摇柳走过来。讨厌这条稀泥路,花鞋打脏划不来”。

  然而,延续了几百年的薅秧歌,随着上世纪80年代科学种田以及锄草剂的使用,秧苗不用薅了,伴随劳作而生的薅秧歌也在川西坝子濒临消失。

  这让柳街当地热爱民间文化的罗廷全老先生十分心痛。他用了20多年时间,先后走访了100多位农人,收集了300多首柳街薅秧歌。在老人去世以前,他把这些宝贵的民间文化遗产交给柳风农民诗社,整理出版了《柳街薅秧歌300首》《川西柳街薅秧歌史话》。

  农耕文化成乡村旅游卖点

  和罗廷全一样,柳街热爱民间文化的人都认为薅秧歌不应就此失传。2004年,时任柳街文化站站长的邱岗找来两个会唱薅秧歌的老人,专门教年轻人唱薅秧歌。他们还在农家乐搞薅秧歌对歌比赛,吸引大家参与。2005年,柳街薅秧歌开始层层申报非遗,2014年成功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康洪、杨久长等传承人的言传身教之下,如今,柳街能唱薅秧歌的已有几十人。

  随着柳街打造“寄放乡愁的中国田园诗歌之乡”,柳街薅秧歌派上了大用场。它衍生出了两支文化艺术队伍:一支以薅秧歌歌词的表现形式为基础,诞生了柳风农民诗社,一支则是专门表演薅秧歌的柳风艺术团。这个艺术团拥有杨久长等20多位成员,他们曾在都江堰放水节、成都国际非遗节等活动中,展示8分半钟的薅秧歌场景,打响了柳街薅秧歌的知名度。在柳街立足都市现代农业区区域定位,把田园诗歌作为旅游产业的一部分,薅秧歌更在当地热了起来。

  康洪说,柳街每年3月的川西林盘民俗文化节和6月的中国田园诗歌节上,薅秧歌都会参加表演。参与薅秧表演的全是柳街当地农民,他们没有一分钱报酬,“要是有的人没被喊去,还要怄气。”这种积极主动,不仅在于薅秧歌现在已经成为承载乡愁的一种形式,更在于依托薅秧歌打造的乡村旅游,让当地百姓切实受益。水月村村民王庆辉说,最近几年到柳街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他家里有几间空房,前几年收拾出来做了农家乐,“村里的农家乐合作社统一管理,我们每年可以分到几千元钱。”

  如今的柳街,可以看到当地农民诗人接地气的诗歌挂在诗廊,可以在田园诗歌节随着大家吼几嗓薅秧歌,也可以在陆续进驻的民宿入住,伴着田间的鸟唱虫鸣感受乡野宁静。70多岁的康洪说,“别看我年纪大,但是现在的薅秧歌,越唱越有劲了!”(吴晓铃)   

编辑:杜勇儒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蜀ICP 备09014459 号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