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直播四川: 成都 | 绵阳 | 德阳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宜宾 | 广安 | 南充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自治州 | 甘孜自治州 | 凉山自治州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图说文明

独脚村医走过18万里山路

发表时间:2014-08-24 14:13:00 | 来源:腾讯大成网字体:[][][]   [打印][关闭]

 

  拄着拐杖,背着药箱,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这是53岁的陈永根留给红花村村民们最常见的印象。据红花村村支书赵祯明为他做了一个粗略的估算,“像他这样,天天出诊行走,红花村村民居住分散,动辄就要走十几里路,他每月可能要走约600里,三十多年来,至少走了18万里。”

 

  陈永根是成都市龙泉驿区山泉镇红花村卫生所的医生,家中三代从医,因其幼年时患骨髓炎,左腿膝盖以下部位截肢,其后一直依靠拐杖行走。从1981年开始,陈永根便成为红花村的“独脚村医”,每天他都会在自己的家里维修自己赖以行走的拐杖,确保出诊顺利。

 

  由于红花村地处大山深处,地理位置偏僻,全村600多户1600多人分散住在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对于拄着拐杖走村串户的陈永根来说,每次出诊都很辛苦,有时候他走累了,就在路边的溪涧掬一捧山溪水洗把脸提提神。

 

  因为种种原因,陈永根至今未婚。平日里一直陪伴他的也只有他饲养的狗“小白”。每次出诊,“小白”都会护送着他离开。今年的2月,龙泉山大雪纷飞,陈永根深夜接到电话,80岁的傅成芳老人肺气肿复发需要他前往治疗。他二话没说,抓起电筒,一瘸一拐地扑向冰冷漆黑的寒夜。走到半路,不小心一脚踩空,如果不是被树桩挡住,将跌下深深的山沟。凌晨3点过,陈永根终于赶到患者家中。看见陈永根额头的血斑和满身的雪渣,患者一家人被感动得不能言语。

 

  在红花村,65岁以上的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重点关注”人群有282人,这部分人群需要定时上门走访。陈永根每次走访都会很认真的为他们做着各项检查。

 

  每次出诊,陈永根都会为乡亲们宣讲健康常识,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每日走村串户,陈永根早已和乡亲们结下了深情厚谊,乡亲们每次也都会以感激的心望着他离开,消失在视野里。

 

  每次从患病的乡亲家里出来,陈永根都会站在不远处远远的望着,计算着从一个村民家到另一个村民家需要走的路程以及定期上门做复诊的日期。

 

  由于山路崎岖,陈永根每次出诊都是依靠拐杖,重心都压在了左手上,长时间下来,手上早已经长了厚厚的老茧。

 

  33年来,红花村卫生站从一间小小的泥瓦房,发展成几十平米的标准化卫生站,医疗条件不断完善。唯一不变的是,陈永根每天拄着拐杖,挎着药箱走遍了周围村庄为全村1000多村民提供了无数次医疗服务。陈永根说,“学的东西不能浪费了,能回报家乡就觉得很高兴。”

 

  陈永根每天电话不断,村民们总是会给他打电话咨询病情,他每次也都会详细的为他们一一解答。

 

  村里的孩子们也喜欢把陈永根的拐杖当成他们游戏时的大道具,陈永根的拐杖也成为了当地孩子们成长的见证物。

 

  几十年来,陈永根的拐杖每年都得换一根,他一遍又一遍地出诊、走访,用残疾的腿,丈量崎岖的山路,有多少次摔倒在风雨中,他早已记不清了。

 

  劳累了一天的陈永根在半路碰见村民,在孩子的搀扶下,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朝家里走去。对于陈永根医生这几十年的坚守,红花村村民们都看在眼里,他们感激陈永根为大家所做的事情,也希望医生能一直留在这里。

 

  陈永根在红花村卫生站有个临时的休息室,这也是他另外的一个家。这么多年来,他孤身一人的生活也非常艰难。2006年8月,龙泉驿区一家私立医找上门来,多次请他出山开中医门诊,但他舍不下村里的乡里乡亲,婉言拒绝。曾经有一次,他在城里当医生的大姐琢磨着开个私人诊所,想叫陈永根出来,一起干,既可以让身残的弟弟清闲些,还可以赚钱养老。可是最终陈永根还是留在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小山村里,他说:“我从小就在红花村长大,名字里就有个‘根’字,只要乡亲们需要我,我就在这永远扎根。”

 

  陈永根闲暇时总会站在休息室的门外思考,他说:“虽然每天都很辛苦,但我心里始终有个心结,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离开后,谁来给村民治病?自己走不动了以后红花村卫生站又会是什么样的?”他坦言,虽然自己现在仍然可以每天坚持走村串户的为村民治病,但随着自己的年龄逐渐增高,总有一天会走不动的,他希望能有人来接替他继续给村民看病。